燁絳

這裡是現在已在偶像坑裡的阿燁( ̄▽ ̄)ノ
月歌:始隼雙隊長、海春參謀組、以下全組合內銷。BG吃始雪、海瑞、驅克~
其實我年長組怎樣都行((((((
I7CP主吃天陸、82雙隊長、83、偷裡嘎多元成家、LG多元成家、63、45((基本無雷
瑯琊榜偽裝者CP主吃靖蘇、藺流、誠台、樓誠台三兄弟((
刀劍CP主吃石青、長蜂、浦亂、兼堀兼無差、安清、小狐三日、伊達組、鶴一期、鬚膝、包鶯所有的兄弟向夥伴向
劍三CP主吃毛莫,藏劍中心,藏唐、唐毒、策藏、明唐、羊花、丐明、蒼策、蒼琴、霸藏
全職CP主吃葉黃、喻魏、雙花、喬高(喬)、韓張、周翔、周江、雙鬼、盧劉、峰遠
無雷無節操。

©燁絳
Powered by LOFTER

劍聖大大20連拍part2
我天最帥了。

劍聖大大20連拍part1
算了算,我光為了葉黃第六集就被我截了260張圖((
沒什麼葉黃傾向但我就是想tag((喂

在哥哥臂彎裡蹭著舒服的凜月((合掌

 

【全職x劍三/葉黃】長槍獨守家國魂,雙劍只護身邊人



*舊文重發,有修改過
*CP:葉黃
*默認CP:李葉(李承恩x葉英)
*真心覺得甚麼都可以玩一遍劍三paro((ry
*OOC,OOC,OOC
*以上都能接受,就Let's go→



長槍獨守家國魂
雙劍只護身邊人


此時正值臘月,即便是節氣溫和的江南也開始飄著白毫細雪,放眼望去一片皓白,若無繡有重劍的金黃旗幟在風雪中飄揚,葉修還真可能會迷路。

不過……

「雖然早聽說藏劍葉家家大業大,如今親眼看見,果真名不虛傳。」葉修不知想起何事,眼裡多了一抹化不開的笑意。「難怪那傢伙出手闊綽。」

在他默默打量環境之時,大門外的藏劍守衛狐疑的看著這位身著紅黑鎧甲、渾身卻透著懶勁的天策將士。

這江湖上誰不知道,號稱「東都之狼」的天策子...

我想改這張專輯圖很久了((
獅心組缺糧缺的我之前一聽到雷歐的聲音就哭出來((是有多脆弱
第一張是原圖,第二張是改圖,慎點
這個改圖的設定是來自我的西幻paro腦洞,反正還在難產中
在設定裡,司糖是雷歐跟泉總的小孩((雷的人拜託別繼續看下去
附帶一提,圖中司糖原本是想喊父皇跟母后的,但都是叫到一半改口,因為是注音,所以可能很多太太看不懂((
司糖忘記在外面以「Knights」為名行動時,喊自家爸媽時要改稱謂((ry
壯哉我大獅心!


 

【あんスタ/論跳舞時奇人們被日日樹涉的頭髮打到幾次】

*只是段子,只有對話
*最愛五奇人
*夏目的個性我沒什麼把握,如若OOC就請多包涵((躺
*\五奇人尊い/\五奇人尊い/\五奇人尊い/
*以<一騎當千>為例: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9588740

「啪!」
【涉……汝的頭髮打到吾輩了。。。】
【喔呵呵呵呵呵呵真是抱歉阿零】

「啪!」
【噗…………卡。】
【奏汰?】
【哈哈~雖然被「打到」了,但,涉的「頭髮」好香~♪噗卡噗卡~♪】

「啪!」
【嗚哇!!!師匠你的頭髮刺到我眼睛啦!】
【喔呀喔呀~Amazing!淚眼汪汪的夏目真是cute♡】
【師匠!!!!】

「啪!」
【日日樹涉!!!!你在打到我的臉我就把你的頭髮剪掉!!!!】
【喔呵呵...

對不起這只是我的妄想((ry

 

【零凜/清晨黃昏之時】

*小甜餅
*是我自己想吃甜食
*不事生產有段時間來產個糧、割個腿肉
*CP:零凜
*OOC,OOC,OOC
*最近愛獅心愛得無可自拔
*以上能接受,就Let's go>>

橙黃甚至血紅的夕陽透過厚重黑絨布窗簾的隙縫,悄悄的射入昏暗的室內,進而照亮大床上兩具相互交纏、不分你我的軀體。

朔間凜月埋在朔間零的懷裡睡得香甜,射入室內的殘陽被自家兄長寬闊的背阻擋了大半,因此朔間凜月只是動了動,下意識地往自己最熟悉、眷戀的體溫鑽去;而朔間零就沒自家弟弟幸運了。雖然黃昏的日光已是相當溫和,但對於一個吸血鬼來說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干擾。
朔間零睜開了紅眸,剛睡醒明顯不再狀況的瞳孔不免俗的充滿無神的水氣,經過一段...

【ツキウタxあんスタ/當魔王遇上魔王】

*就是一個兩魔王閒著嗑牙的腦洞
*以後腦容量、時間和惰性(淦)許可,會有一堆アイナナ、ツキウタ、あんスタ的聯合腦洞段子
*一個月歌副命一個合奏本命好怕OOC
*朔間兄弟真。吸血鬼設定(已經n歲)
*默認CP:始隼、零凜
*OOC,OOC,OOC
*兩張圖只是想要感受+瞻仰兩位魔王的尊容
*以上ok,Let's  go!!

「呵呵呵~真是有趣~」白髮青年雙手交疊、托著下巴,用著他那翠金色的眸子打量著面前同樣興致盎然打量自己的男人。

「くくく…同感。汝一個小伙子,居然有這樣的能力真是有趣…人類果然能不停的帶給吾輩驚喜。」黑髮男子雙手環抱於胸,一雙腥紅倒映眼前與自己形成強烈對比、一身白的青年。

這是一個既強烈鮮明又莫名和諧的畫面。

在最普通的露天咖啡座中,黑髮男子坐在陰影覆蓋下的座位,他穿著鐵灰立領毛衣,外面罩著一見黑色風衣,套著深棕色長褲的長腿正翹著二郎腿,而左耳上的紅色耳釘正在暗處閃爍,就像是吸血鬼隱藏在暗夜中的獠牙一樣;而坐在陽光處下的白髮青年則與其迥然不同,淺灰白的圓領毛衣搭著白金色的風衣,難以駕馭的白色讓他的腿更為修長出色,一片白之中唯一的色彩,大概就只有那圍繞在脖頸間的紫黑色圍巾。

彷彿在拍攝電影的畫面,使著周邊越發鼓譟。

「誒誒誒你看那邊!!!那個男生是不是隼様啊!!!!!」
「怎麼可能你是每天看著螢幕裡的隼様開始產生妄………等等那真的是隼様!!!!還有他旁邊的不會是UNDEAD的隊長朔間零吧!!!!?」
「天啊…………好帥,我快不能呼吸了,我零盛世美顏。。。。」
「零桑和隼桑。。。。。我、我、我此生無憾了」
「今天超幸運的!!!來發個炫耀文先!!!」

「唉呀…小姑娘們好像已經發現吾等了,沒想到汝也是個偶像呢…………霜月…隼君?」吸血鬼優秀的聽力已使得朔間零知曉面前的青年是當紅偶像團體Procellaurm的隊長一一霜月隼,被粉絲識破身份他倒是不介意,反正他有的是方法脫身。

「喔呀喔呀~真是抱歉呢~忘了施展魔法,讓公主殿下們發現了真是白魔王的失策阿♪」霜月隼眨了眨眼,周圍的吵雜瞬間變小了「話說吸血鬼的聽力真是優秀呢,朔間…零桑?」

為何這兩個男人會湊在一起喝咖啡呢,這還要回溯到一小時前。

「啊啊…怎麼又黑掉了,老人家不擅長這種精密電器阿」朔間零看著人來人往的車站,又看看整個罷工的手機,有些哭笑不得。

上車之後才發現整個錢包都掉了,連帶車卡也沒了,手機又在這時壞了,真是麻煩呢…等等的工作得遲到了,難得能跟心愛的凜月一起工作的…… 黑髮紅眼的吸血鬼略帶苦腦的思索著。

就在這時,離朔間零不遠處的車站閘口突然鈴聲大作,朔間零往騷動處望去,便看到騷動中心的白髮青年滿臉習以為常又略帶困擾的神情。

魔力干擾嗎?

身為魔物,朔間零當然感受到空氣中炸開的魔力和科學之力。

彷彿感受到朔間零正望著自己一樣,翠金色的眸子如鷹隼一般準確的對上了他的目光。

白髮青年突然咧開了愉快又充滿玩味的笑容,不理身後的站務人員,徑直的走向他。

「這位吸血鬼先生,請問你能幫我刷個卡嗎?」

xxxxxxxxx

「能一眼看穿吾輩的真身,汝非等閒。」【不死】的黑魔王端起了裊裊昇煙的黑咖啡啜飲。

「能調解我的魔力使其與科學之力平衡,讓我能通過閘門,你也不賴。」【風暴】的白魔王托著腮、手指敲著桌子道。

「くくく…」朔間零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吾輩還得感謝你借吾輩手機,以便通知阿多尼斯君來接吾輩♪」

「Nonono~零剛剛已經幫過我一次了,所以扯平♪」

「話說回來,吾輩剛剛是聽到汝自稱白魔王,正巧吾輩也被稱為【不死】的魔王呢。」

「喔~?」
「只是形象的宣傳語罷了。」
「我的也是宣傳語,不過也是事實就是了~♪」

「呵呵~倒是吾輩曾被團裡的小狗叫著【既然是魔王就給本大爺有點魔王的樣子】這樣數落呢…」朔間零放下咖啡,故作嘆氣的搖頭「唉~吾輩一把老骨頭了,要讓吾輩那麼有活力,是不可能的,白天是睡覺時間。」

「我懂我懂~我家參謀每天早上都要叫我起床,為什麼這個世界要有工作這種東西呢~?」

「吾輩不討厭工作,但吾輩是吸血鬼阿,晚上才是魔物活躍的時間♪」

兩人互相對視,越來越覺得對方有種故友感(?),因此開始閒聊起來,從團員的23事(?)、召喚魔物(?)、睡覺方式(?),到最後卻開始扯起自家戀人(???)

「我家國王大人也跟我們一樣一天到晚起不來,而且非常怕熱所以夏天都會自動窩到我房間~~~♪♪♪那樣的王樣真的非常可愛♡♡♡♡」

「吾輩家的凜月現在跟小時候一樣,一在我旁邊睡著就會自動鑽進我的懷裡。。。啊啊~吾輩的弟弟怎麼可以這麼天使這麼可愛啊啊~~~♡♡♡♡」

……警察,就是這兩個痴漢!!!!

在一番發廚完畢後,他們安靜下來又是兩個優雅美男子((。

「與汝一起聊天,甚是愉♂快♂能遇到同(癡)好(漢)真是不錯♪♪♪下次再找時間一起聊天喝茶吧~隼君♪」

「樂意之至,下次找個晚上的時間,讓我親眼看看真祖吸血鬼真實的樣貌吧,零♪」

「くくく~拭目以待吧~但請記住,當汝窺視深淵時,亦被深淵窺視喔~隼君。」

「呵呵~你我都是【深淵/魔界】,誰讓誰窺視還說不準喔~零~」

「嘴皮就別耍了,小鬼。你的人來接你了。」朔間零抬起下巴往霜月隼的後方點了點。

來人的氣勢和外貌完全不輸給在坐的兩位魔王,俐落的黑髮被風吹得有些亂但完全不減他的帥氣,甚至多了點狂放的魅力,紫黑水晶般的鳳眼深邃如黑洞,再看到白魔王之後瞬間添加了大量的無奈和溫暖笑意。身穿寬領紫灰上衣、卡其色的皮夾外套和樣式簡單的牛仔褲,黑國王踩著黑色短靴向自家戀人走去。

「始♡♡♡♡♡」霜月隼在睦月始進了自己的射程範圍(?)就立刻從椅子上跳起來,向子彈一樣撲上他家國王大人,然後變成了橡皮糖。
「隼……」睦月始很無奈的接住了霜月隼,並制止自家戀人在公共場所亂蹭自己。就算有魔法也不行,給我有點公共人物的自覺!
「始今天穿的好帥喔,然後怎麼是始來接我?」隼用亮晶晶的眼神望著始。
「郁那邊需要海看著,我正好有空就來接你了」始在看到隼這個樣子,臉上的肌肉線條也和緩了下來。「還是,接你的人是我你不滿意?」小小的惡趣味升起,一向正經的黑國王竟逗起白魔王來了。
「才沒有!!!!!我超開心的!!!!!!」像是要證明自己真的很開心,隼猴急的往始的臉頰上重重一吻。
「好了好了我知道。」始制止隼還想往另一邊臉頰親的舉動,不過表情雖然不甚明顯,但其周身的小花(?)已然公告主人的心情非常好。

「咳咳。」朔間零覺得他老人家的老花眼要被眼前的年輕小伙們閃瞎,嗚嗚吾輩想吾輩家凜月了。
不過心裡運動是一回事,外表他還是一本高貴優雅的黑魔王。

睦月始這才注意到對面的人可能就是海說的隼的救命恩人(?),他用詢問的眼神看著隼,要他說明狀況。

「啊啊,始,這是朔間零,跟我一樣是魔王喔♪」隼鬆開了始的身體改抱住手臂,愉悅的說。

始望向朔間零片刻,說。
「UNDEAD的隊長?」

「唉呦~小伙子汝知道吾輩是誰阿?」零的紅眸閃了閃,饒有趣味的看著睦月始。

「你很有名,雖然現在還只是學生,但你們本身就是出於培養偶像的學校,你們的動向圈子裡的人知悉也沒什麼奇怪。」

「くくく……汝很敏銳呢,氣勢也是出類拔萃。」朔間零望向霜月隼「汝眼光不錯。」

「哼哼哼~當然,我可是為了始才來當偶像的喔♡♡♡♡♡」在向朔間零砸滿愛心之後,霜月隼的話鋒一轉。「不過零也很厲害阿,你家弟弟的氣勢也不是蓋的。」

不用霜月隼說,朔間零大老遠就感受到自家弟弟長期纏繞於身香甜的氣味以及不滿和埋怨。

朔間凜月直接穿著knights的打歌服,只有隨便披著一件長夾克外套就直接出門了。雖然有帶著墨鏡但其走路的氣勢卻讓周邊的迷妹們自動讓開道路,然後才意識到剛剛走過去的是誰。

「是栗子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不會錯的是凜月啊啊啊啊啊我有生之年可以看到朔間兄弟生人真是太幸福了」
「明年這時候請記得幫我燒合奏的動畫BD給我。。。。」
「嗚嗚嗚嗚凜月是來找哥哥嗎?兄弟什麼的果然是最棒的qqqqq」

聽到背後粉絲們的興奮尖叫,朔間凜月走到自進入視線就開始傻笑開小花的笨蛋哥哥,神色非常不耐煩。
「喂,渾蛋兄長,走了。讓我趕不上拍攝我就宰了你。」朔間凜月不耐的瞪著自家哥哥,彷彿他再待在這一秒都覺得厭惡。
「啊啊~吾輩最心愛的凜月竟然來接哥哥了!!!吾輩好開心♡♡♡♡♡」朔間零撲上自家弟弟,而難得的凜月竟然沒有躲開,這讓零更加開心了。
「啊啊凜月居然沒有躲開吾輩的擁抱,吾輩真是太高興了!じくじく」朔間零拿出手帕開始假哭,按掉不存在的眼淚後他才溫柔的問乖巧待在自己懷裡的弟弟。「怎麼了,凜月?」
「兄長,【他】是誰?」朔間凜月面無表情的看著站在他們對面的睦月始和霜月隼,朔間零當然知道朔間凜月說的他是指誰。
「他是霜月隼,Procellaurm的隊長……」
「我不是要問這個。」凜月打斷了零「我想知道他是【什麼】?」紅瞳深沈的盯著霜月隼。

睦月始皺了皺眉,不著痕跡的把白髮戀人拉近自己。

「我是【人類】喔,朔間凜月君。」隼將右手附上環著自己肩頭、始的左手,安撫般得摩挲了下,向朔間凜月攤手道。

朔間凜月聞言略顯不悅,正要反駁便感受到自家哥哥那不安分的手捏了一把自己敏感的腰肉。
「凜月,沒關係。隼君是吾輩的同類。」兄長低沉的嗓音在耳邊環繞,成功平息了朔間凜月的煩躁和警惕,他又變回最初不耐煩和想睡覺的模樣。

「時間不早了,再不敢回去會趕不上工作的,凜月我們走吧」零起身將錢放在桌上,抬頭向霜月隼說。「吾輩要去工作了,期待下次的相見了,隼君。始君也是♪」

「我也是喔,零,不過總感覺我們很快就能再見面了♪」

「呵呵~後會有期//」向隼揮了揮手,零便帶著凜月離開了咖啡座。

看著吸血鬼兄弟離開的背影,隼才在始懷裡伸了個懶腰。「始~我們走吧~」

「嗯。」始應著,又略帶遲疑的問「那對兄弟是……」

「是吸血鬼喔~是真的、非常稀有的真祖吸血鬼喔~」隼望向始笑著說「可是感覺始不怎麼驚訝耶」

「在你身邊,還有什麼能讓我驚訝?」始挑眉道。

「啊啊!國王大人好帥!!!不愧是我的始!!!!!」隼式定番痴漢。

「是是是」

「始會不會冷阿,感覺脖子空空的」
「我的圍巾在你脖子上……」
「可是我想要一直埋在始的味道裡……」
「我就在你旁邊」
「阿這樣吧!」隼將圍巾解下來,將很長的圍巾裹在自己和戀人的脖頸上。
「呼呼呼~早想這麼試了♡♡♡♡♡」
「真是的…」失笑。

另一邊

「兄長,你說那人是跟你一樣的存在?」
「是呢,吾輩為【深淵】,其為【魔界】♪」零看著挨在自己身旁的弟弟笑著說「凜月這是擔心哥哥嗎?」
「誒一一一一才~不~是~呢~怎麼可能?少自作多情了變態」
「那怎麼是凜月來接吾輩的呢?吾輩是請阿多尼斯君阿~」
「阿多君突然有急事,科基他走不開,然後薰君他還沒到,所以才是我來,渾蛋老人家!」
「啊啊!果然凜月還是擔心吾輩愛著吾輩的♡♡♡♡♡♡」
「滾!!!」

END.

終於寫完了,滿足了我的野望,這兩魔王真的很棒((躺

覺得自己連隼桑和老零萬分之一的蘇和魔性都沒寫出來。。。((躺
然後凜月的個性意外很難抓((抓頭

覺得隼桑跟老零的共通點很多。
1.都是魔王
2.都愛睡覺
3.痴漢
4.對電器不擅長
5.都是隊長
6.深淵/魔界
7.魔性、蘇
8.都11月生(零11/2隼11/24)
9.做事態度:喜歡用誇張的態度或故弄玄虛略深奧的話轉移話題、為團員和後輩盡心盡力但都深藏在陰影中不與人知

總結:魔王們超棒!

附帶一提,一苦需要海尼看著是因為一苦再跟另一團的center一起錄製節目~♪
有人猜得出是誰嗎(笑)
是我i7的本命w

以上w

月歌舞台夜排中,陪我一起夜排的兒子們(感謝親友)∪・ω・∪
佳樹已經到臺灣了,其他人應該要明天才到//